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am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0

主題

172

帖子

2487

積分

高級冒險者

Rank: 8Rank: 8

積分
2487
發表於 2020-9-30 23:56: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LeOld 於 2020-9-30 23:58 編輯

新角色背景(上)

角色姓名:索爾(Soi)
職業:Paladin
神祗:太陽神雷迪安
種族:Half-orc
性別:男
年齡:18
陣營:LG
身高:6呎3吋
體重:215磅
出生日期:421年4月1日

背景:

索爾的故事,從他被安洛領巡邏隊綁著拉進安洛鎮開始。

那天,陰霾四合,天降豪雨,一隊安洛領巡邏隊在安洛領的南方貝洛森林的小路上發現幾輛移民馬車被獸人襲擊搶劫。巡邏隊擊殺了大部份獸人,活捉了一名半獸人。幸好巡邏隊及時發現馬車,馬車上的幾個百姓家庭除了受了傷外,奇蹟地沒有人命傷亡。

就這樣,那個被捕的半獸人滿身泥濘地被綁著手,拖在馬車後面隨巡邏隊進入安洛鎮。那時,大雨稍緩,細雨絲絲。

沒有人知道的是,當巡邏隊把半獸人押送往監牢監禁時,山上的安洛領領主府有人正在窗前俯視著這一切。那人凝視巡邏隊和半獸人一行人片刻,轉身向身後的隨從說了幾說話。未幾,一名身穿官員服飾的人打開那人身處房間的房門走進來。

兩人交談了良久,官員似乎面有難色,但最後看來也同意了那人的要求,行禮後轉身離開。

那人重新回到窗前。

這時,雨停,天開,燦爛的陽光穿透烏雲,灑遍被大雨蹂躪的大地。

「雷迪安我的主,祢的旨意是甚麼?」那人握著胸前的太陽神雷迪安聖符,喃喃低語。

*************************************

牢獄,一燈如豆,半獸人被鎖鏈拴在牆邊,沒有吼叫,沒有掙扎,只是靜靜地倚牆蹲在地上。

未幾,獄門緩緩打開,一個穿戴著官員服飾的人類男子提著油燈走進來,他身後另一名穿著鎧甲的男子在那官員模樣的男子身後放了一張木椅。那官員坐在椅子上,把油燈放在身旁,默默地端詳著半獸人。那著鎧甲的男子則在門外站著,凝視著牢中的二人。

「謝謝您…」半晌,半獸人忽然用生硬的通用語(Common)開口說道。

官員愕了一下,問道:「…謝我甚麼?」

「有光…很好…我有時…會怕黑。」半獸人答。

官員冷笑一下,説:「笑話,獸人是生於黑暗的生物,怎會怕黑?」

半獸人說:「我知道…我老爹也是這樣說。他說我是膽小鬼,丟獸人族的臉,每次我說我會怕黑,他都會痛打我一頓。」

官員默然不語,決定不去繼續和他說這些像小孩的對話,改問:「你剛才說的『老爹』,有沒有一起襲擊那幾輛人類馬車?」

半獸人點了點說:「他打了那個人類,又捉著那個人類小孩…他…他要我殺了那個小孩,這樣,他説,我就可以完成成人儀式,正式當一個獸人了…」

官員面木然地問:「你有聽從老爹的吩咐嗎?」

半獸人顫聲答道:「我…我不喜歡殺生,老爹偏要我去殺。我喜歡小動物,老爹卻拿我的小動物煮來吃…那天他在我面前扭斷我偷養的小兔子的脖子,然後拿牠來煮湯…我以後再也不會養小動物了…」

官員有點不耐煩地問:「我問你,你有聽從老爹的吩咐去殺那個小女孩嗎?」

半獸人遲疑半晌,疑惑地問:「小女孩?」

「蠢才,那個小孩是女的。」官員道。

半獸人搖頭說道:「是嗎?...我不懂分辨人類男孩和女孩。」

官員稍微有點太用力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深吸了一口氣,再問:「我再問你,你有聽從老爹的吩咐去殺那個小女孩嗎?你不老實回答,可能活不過明天。」

半獸人緩緩答道:「…我抱著她跑了。」

「然後呢?」官員追問。

「老爹抓狂了,他追上來抓住我們,舉起斧頭要殺了那個…小女孩。」半獸人緊握著雙拳。

「你那時怎樣做?」官員又問。

「我…平生第一次反抗老爹,我撲到他身上,臉上狠狠地吃了他了一記斧柄,但我吞掉口中的牙齒和血忍著痛捉著他的手臂,叫那個小孩快點逃跑…我拼命捉著老爹,因為我知道,如果我鬆開了,我和那個小孩都活不下去。但只要我堅持多一刻,那個小孩就可以得活著。」

半獸人首次抬起頭來直視官員,在燈光映照下,那一片沾滿血污和泥濘的臉孔上,鑲嵌著一雙清澈的天藍色眼珠。官員吃了一驚,因為他從沒見過擁有獸人血統的人臉上見過這樣深邃的眼眸,彷彿閃耀著靈魂的光芒,如果那雙眼長在一個人類身上,他或許會錯認這個人是個充滿慈悲的僧侶吧?

「然後…老爹的身子忽然顫了幾下,我和他一起癱倒在地上,這才看見他背上插著好幾支羽箭。然後,有幾個騎著馬的人類衝了過來,其中一個人類用不知甚麼東西朝我的臉揮了一下,我就甚麼都不知道了…」半獸人又再低下頭來。

官員沉吟良久,牢房裏的空氣彷彿停止了流動。

「他…她有活著嗎?」半獸人忽然打破沉默問道。

「你說誰?」

「那個女孩子…」

「放心,她很好,雖然受了點驚嚇,但沒有大礙。」官員頓了一頓,吞下了幾句話,因為那姑娘曾託他向半獸人道謝,不過或許可以待晚點再說。

「是嗎?那就好了…」半獸人仰天嘆息,如釋重負,挨坐在地上。

「你明明很害怕你老爹,為甚麼要為了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類孩子跟他拼命?」

獸人仰天望著牢房天頂,緩緩地道:「因為前天晚上…我作了個怪夢。」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72

帖子

2487

積分

高級冒險者

Rank: 8Rank: 8

積分
2487
發表於 2020-9-30 23:57: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LeOld 於 2020-9-30 23:59 編輯

新角色背景(下)

官員身後那男子噗哧地笑了,但那個官員卻肅然地道:「說下去。」

「我夢中見到…我去了一個充滿光芒的地方,那裏很安寧,沒有平時和我的族人在一起時感受到的憎恨、爭鬥、惡毒、詛咒,我只覺得我被…被完全接納了,我的一切過犯都被原諒了…我從未試過這種感覺。然後…我就看見他了。」

「他?」

「一個半獸人。」

「你的同族?」

「我不知道…但他的樣子和我見過的獸人和半獸人…完全不同。他頭髮灰白,年紀已經不小了,但依然腰背挺直,穿著一身閃亮的鎧甲。他慢慢走到我臉前,我不知道為甚麼向他跪了下去,然後他拿起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在我的兩肩各拍了一下。」

官員皺了皺眉,半晌問道:「那刀子是筆直而且兩刃鋒利的嗎?」「…你這樣說,好像真的是那個樣子…」半獸人努力回憶,但似乎不太成功。

「呆子,那是劍,不是刀。」官員嘆了口氣,續問:「然後呢?」

「我醒來了,老爹就拉著我出發去狩獵…。然後到了那時候,當老爹要我殺死那小女孩時,我腦袋裏忽然出現了那個半獸人,他向我大喝一聲:『奮起!你的名字是“SOI”!』然後把刀…不…劍交了給我手上,突然間,我覺得心底裏湧出了很多…很多…力量?…我不懂怎樣說…」

「克服恐懼的力量,你想說的是『勇氣』吧?」

「原來…是『勇氣』嗎?嗯…為甚麼?為甚麼夢中那個半獸人要給我勇氣?他是誰?“SOI”是甚麼意思?」

「我沒有答案,你要自己到外邊去尋找。」

「外邊…我還可以到外邊去嗎?」半獸人無奈地環視牢房。

「不用多久,你就會知道。」官員續道:「最後,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們的人殺了你的父親,你會恨我們嗎?」

「…老爹養大我,我很感謝他,但他老是做壞事,最後落得這個下場,也是難免,也許….也許有一天…我會對他做你們一樣的事…所以…我不怪你們。」

「是這樣嗎?嗯,那麼,我們今天到此為止吧。」那官員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轉身離開。他身後那個穿鎧甲的男子把牢門關上。

牢獄,一燈如豆。黑暗,有無盡頭?

*************************************

「有甚麼收獲嗎?」官員待走遠後問。

「沒有魔法反應,沒有邪惡反應,也沒有說謊的跡象。」鎧甲男子答。

「所以,他只是個呆笨的半獸人小孩?」

「Simple and naïve也好,天真愚笨也好,隨你喜歡怎樣說。」鎧甲男子聳了聳肩,然而又道:「不過,他也可能是個狡滑的變身妖(doppelganger),畢竟,我的神術也應付不了這樣的對手。」

「這個,可能性應該不大,畢竟,他的話跟所有證人的證言吻合,更何況,我也有一個可靠情報,可以相信這呆子應該真的是個貨真價實的半獸人孩子,而且是個罕有地擁有一顆慈悲心和純真勇氣的半獸人小孩。」

「可靠情報?」鎧甲男子揚了揚眉。

「嗯…說是『可靠』,又未免有點言過其實,總之,『有人』作了個跟那孩子同樣的夢,不過是以旁觀者的角色作夢,如此而已。」

「『那個人』有本事找你和我來管這芝麻綠豆小事,換言之…」鎧甲男子望了望領主府的方向。

「『雷迪安的光輝既照耀義人,也看顧罪人,我們又怎能斷定獸人血統不會生出義人來呢?誰又能猜得透神祗的心意?』這是『那個人』對我說的話。」

「的確是『那個人』會說的話。」鎧甲男子苦笑道。

「『那個人』的確是simple and naïve,不過就是有那種simple and naïve,才誕生了你和我居住的這個地方。」

「嘿嘿!在上司背後說壞話,你不請我到日與夜喝幾支好酒,難保我不會告發你。」

「五十步笑百步的傢伙,要騙酒喝我奉陪到底。」

兩人邊說邊笑,一起往領主府的方向走。

*************************************

翌日,旭日初昇,官員再次造訪監牢,把那個半獸人釋放了。然而,那個半獸人卻選擇留在安洛領,因為他覺得這個地方很好。當然,他也很清楚自己一個人走到野外,根本不會認得路回去。

就這樣,半獸人就在安洛領定居下來,起初,領內的人對他有點戒心,但他憨直敦厚的性格很快得到眾人的接受,慢慢地,他由當苦力散工、開墾田地、砍樹搬運,然後加入安洛領守備隊,最後,他走到安洛領太陽教教堂,提出了一個從來未有過獸人血統的人提出的請求。

在眾人一片難以置信的討論中,他成為安洛領第一位半獸人聖騎士學徒,縱然有人覺得安洛領太陽教會答應得出乎意料地爽快。

就在安洛領新一屆聖職人員就任典禮上,領主瑪德蓮親自檢閱每一位新成員。

走到最後,她來到半獸人面前,端詳良久。她仰頭直視半獸人那蔚藍清澈的眼睛,微笑問:「良善的守護者,你叫甚麼名字?」

「回領主大人!我的名字是索爾(S.o.I.),Shield of Innocence!守護無辜者,就是我的使命!」半獸人昂然肅立回答。

「索爾…好名字。幸會,Shield of Innocence,願雷迪安與你同行。」

命運的齒輪,再次開始轉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5

帖子

51

積分

菜鳥

Rank: 1

積分
51
發表於 2020-10-4 00:14:25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Ray
Name: 維爾奧利德.撒斯特 Violet Crescent (Veronica Silveredge)
Age:  16-18+? (422? )
Gender: 女
Hair: 長金髮, 間中紮長馬尾
Eye: 深藍
Alignment: CG
性格: 表面嫻靜有教養沉著,強壓著對世界的好奇
服飾: 上身鎖子甲, 外披深紫色長袍
神祗: 雷迪安(由細到大都會跟母親回教會)

背景:
在華博邦的小酒館,迎來了這一個月內不知第幾次的混亂,台上的少女顯得手足無措,眼神瞟向吧台的老闆娘

婦人帶笑以手踭撞了一下身旁的短鬚金髮男子: 「老闆, 今個星期已經爛了好幾張枱了」

老闆聳一聳肩, 幸災樂禍的貼著婦人耳邊道: 「爭風呷醋也不錯嘛…」
打量人群內比較幾個光鮮, 滿有信心接著說: 「況且這班人帶夠賠償費... 」

而坐在吧台上的一對孿生女, 一個靜默地觀察並快速地於手上的書本上書寫著, 另一個則熱烈地附和著: 「大姐你快點選一個啦... 」

「你閉咀! 」台上的少女怒氣沖沖回罵著的時候, 台上的騷動更熱烈起來, 幾名醉漢準備動手, 其中一人正準備拿起酒瓶發難之際, 老闆突入人潮之中, 輕描淡寫地把鬧事者按倒及奪走酒瓶:
「嘿, 打還打, 要守規矩別拿武器嘛. 」

一如以往, 鬧劇就此終結, 然後老闆吐了一口悶氣... 「老二, 今晚你打掃. 老三, 幫客人埋單」

而每一次, 老闆的身法和剎那的失望都落在少女的眼底...

**********************

打烊的時候, 少女趕了老二上樓, 自己默默地打掃著, 老三向倚著吧台的老闆數算賬目後, 也給老闆娘帶回樓上休息.

「老爸, 你故意讓他們鬧事的吧... 」 少女不滿問道.

男子拿起酒杯再喝下一口酒, 微笑著道: 「真的沒有看得上眼嗎? 鄰街的馬克也挺不錯嘛, 要不是銀號打工那…」

「老爸... 」 少女鼓起兩腮, 雙眼已眯成綫, 忍不住打斷中年男子說下去.

「間中也要鬆兩下筋骨嘛…」 男子走到酒櫃拿下另一瓶酒和酒杯, 倒出另一杯然後示意少女坐下. 「不過近來的貨色很不濟呢」

少女並不喜歡酒的苦澀,但喜歡被當作大人的感覺,便 一口喝了下去, 被酒嗆了一下.

「醇酒呀,喝太快就浪費了」 男子摸著少女的頭, 然後一下子把她的頭髮整亂 「你就是太笨了, 就是想你享受一下成為焦點, 經常做大家姐很悶的呢…」

「做一個小酒館的老闆就不悶嗎? 」 微醺少女衝口而出問道, 腦海中只不斷浮現起小時候老爸抱著她戲弄那些不識好歹的滋事流氓的記憶, 只是記憶中動作更迅速和俐落, 在這裏只是浪費.

男子繼續整亂少女的頭髮, 溫柔地笑著: 「你們三姐妹長大很快嘛... 」

少女思緒還是殘留於男子的動作之中, 才開始想把話題轉回剛才的打鬥, 男子在酒吧枱下掏起一柄木劍拋給她, 再拿起另一柄便站起來走往酒吧正中, 微笑道: 「丫頭, 有很多東西空談是沒有意思的. 」

少女深吸一口氣, 強行清空腦海內回憶起上無數次的對練, 然後準備享受深夜練習.

**********************

翌日早上, 宿醉的少女於床上頭痛得很, 四肢也因過度透支而酸痛無力. 即使兩個妹妹多番打鬧般撒嬌, 希望一向溫柔的大姐會替她們應付老爸的早課, 最終都不得要領, 被老爸扯了下樓, 只剩她一人在回味著整晚的徒勞無功: 一如以往, 她最糾結的是, 看不透距離差多遠和究竟老爸隱藏了多少.

然後差不多中午時份, 母親才拿一盤熱水在她的床邊, 然後把濕毛巾敷在額頭上.

「麻煩了, 媽媽」 少女慚愧地說著

中年婦人微笑地安慰道: 「間中小醉無妨」

然後指一指書桌上的行裝, 繼續道: 「你老爸叫你準備好, 就替他去雷神山一趟送件東西給舊友, 順道玩樂一下和打聽一下見聞回來, 也可以避一下那些狂蜂浪蝶] 」

「那酒館…」 當少女準備抗議, 話未及一半母親打斷了她.

「老二和老三會陪我們的了, 你放心去玩走走吧…」

**********************

在前往雷神山的馬車上, 少女幻想著目的地的樣子, 聽說那裏是她出生的地方, 首次離家的感傷很快消失了, 路途上不同的風景換來的是更多的驚奇: 路原來可以如此的長, 山也可以如此的高.

慢慢她開始明白少許老爸到底說甚麼, 然後倚著窗邊輕輕地哼著歌: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
你看見你想看見的,你將它發生
因你,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鏡
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
你美而不能思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20-10-25 12:29 , Processed in 0.09050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