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am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44

主題

2731

帖子

9166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9166
發表於 2015-9-9 21:12:52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Petersin
Character: 大馬士革.琥珀 Damascus Aber
Race: Dwarf
Gender: Male
Class: Barbarian 1
Alignment: NG


背景:


大馬士革在雷神山的矮人,比起其他同齡的矮人,大馬士革沉默寡言,外貌平平無奇。


大馬士革的父母教導他做一個好人、路見不平拔斧相助、愛雷神山如你的父母等,大馬士革口頭上說明白,實際上他不斷思考著何為好人、雷神山對他的價值等。


大馬士革成年後,鼓起勇氣向父母訴說希望下雷神山,了解山下世界並訓練自己,將來成為一個守護雷神山的矮人支柱。父母對大馬士革下山的決定大喜,並交給他一套武器護甲和下山用品。

然而,大馬士革下山的目的是想出外見識世界,希望路途可以思考到自己在山上未能得到答案的問題,包括自己在世上的價值。

大馬士革回頭看了一看雷神山,就眼望下山的路,懷著雀躍的心情下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

帖子

42

積分

菜鳥

Rank: 1

積分
42
發表於 2015-9-12 13:29: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Firefly 於 2015-9-12 13:34 編輯

Player: Firefly
Character: 艾倫·羅伯特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Paladin
Alignment: LG


「艾倫·羅伯特, 帝國之矛索羅的兒子嗎?」目光如炬的騎士長贊卡用低沉的聲音問道。

「是。」少年雖立正站著回答,卻是不卑不亢的與贊卡眼神相對。

「讓我聽聽你要成為聖騎士的理由。」贊卡雙手交叉,身向後仰等著少年細説理由。


「肅清世上的罪惡。」少年口中簡潔地吐出了七個字。

贊卡感到愕然,令他愕然的並不是話語本身,在過去的面試他已經聽過這種說話無數次,令他愕然的是他感到面前這個人是認真的打算做到。

「假如世上有著正義無法擊倒的惡,你會怎樣做?」贊卡提出了質問。

少年芻起了眉頭陷入沉思,突然又仰起了頭答道:「假如世上有著正義無法擊倒的惡,要撃倒它就只有⋯」少年欲言又止。

「你可以離去了。」贊卡說道。少年行過騎士的敬禮後就離開了。

假如世上有著正義無法擊倒的惡,要撃倒它就只有成為惡。」贊卡脫下左手的手套,露出一隻成了白骨的左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主題

3637

帖子

8408

積分

COC版主

天殺的變態女

Rank: 8Rank: 8

積分
8408
發表於 2015-9-14 09:05: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ugi 於 2015-9-14 09:11 編輯

我叫阿東,

來羅伯特家做服事都近十年,

剛來這裡的時候,雖然老爺是一個親和善良的人,

但他們家和其他有錢人的家一樣還是規舉非常多,

下人不可以和主人一起吃飯,不可以正眼看著主人,

不可以在主人沒有召喚的時候進入主人身處的地方等等,

基本上,都是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常識了


但自從少爺懂事後, 情況開始有變,

他總是夢想著總有一日世界上的邪惡會被肅清,

所有人都可以和平地生活在一個只有公平, 公義的社會.

所以, 那一天, 他拿點心來我們工人房時真的吓了我們一大跳,

需知我們不能跟主人身處在同一個地方,

因此我們一干下人一見少爺入工人房,

就都馬上站起來,退後三步,異口同聲地說"少爺好!"

回想起來真好笑, 明明少爺就只是單純, 真心想分享他的點心給我們,

我們吃的時候居然像把世界上最噁心的大便吃下肚一樣,

最後還是少爺命令我們吃完點心的呢,

那天之後, 少爺就開始雀躍於為我們這些工人尋求權益,

對了, 權益這個字, 都是少爺教我的,

他說, 知識改變命運, 因此叫我每天花點時間用心念讀書,

又安排我們這些下人在禮拜日輪班工作然後上教會,

我想, 不是多得少爺,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施法者的資質, 能保護別人,

今天, 少爺成年, 得到寵召成為聖騎士, 加入教會, 離開這個家修行.

老爺特別交帶我跟少爺一起出發, 服事少爺.

我覺得很榮幸, 一定會努力保護好少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2

主題

3962

帖子

1萬

積分

傳說冒險者

積分
11689
發表於 2015-11-14 02:47:40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新手冒險者(Kenneth Wan)
Character: 卡洛斯·鎖鏈 (Garrosh Chain)
Race:      Orc
Age:       15
Gender:    Male
Class:     Barbarian/Lv1
Alignment: CG

[一切彷彿又是從頭開始]

「哈!又是一家小肥羊!」
一個獸人家庭,在小路上又正上演著一場令人傷心的刧殺案。
「卡洛斯! 快走,走呀~」只有四歲的半獸人小孩就慌不擇路的往樹林跑呀跑
直到再也聽不到後面山賊的聲音。
在樹林等了大半天,才偷偷地往回路走回去; 卻只見到滿地血跡,甚麼也沒有了...
之後卡洛斯被他的遠親收養,但每天除了半飽之外,就是不停的勞動。
直到他14歲某一天...今次是賊人主動的上門, 把他的「家」又一次的洗劫一空..
剛住山林斬柴回去的卡洛斯, 見到的又是滿地的鮮血。
「大地的精靈啊!難道我跟山賊有甚麼仇恨!為什麼總是要我身邊的人一個又一個的被殺!為什麼!!!」
孤身一人,無依無靠的他...為了不想世上再有像他一樣的小孩,便住加蘭斯做一個-冒險者;
一個可以殺山賊的冒險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

主題

7045

帖子

1萬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6909
發表於 2015-11-18 19:28: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aperoil 於 2015-11-18 19:30 編輯

Player : PO
Character Name: Halahey
Race: Halfling
Gender: Male
Class: Rogue 1
Alignment: LG


弟弟愉快地出門修行,村裡群眾大肆慶祝。
大概這個宴會會持續三天吧?

畢竟出名是小偷、盜賊,名聲不太好的半身人,
竟然有人有資格成為聖騎士,村民的雀躍是可想而知。

但身為哥哥的哈拿卻快樂不起來。

弟弟莫拿的性格正是那種正直不柯,毫不靈活的死思想;
作為聖騎士,在教會說說教,幫助村民醫病可能還適合,但絕不適宜出外擔當甚麼任務。

冒險者世界的爾虞我詐,弟弟能夠克服嗎?

擔心弟弟的哈拿,先一步踏足冒險者世界,掌握各界的人脈與及其陰暗面,好等將來弟弟學成歸來時能成為其助力。



8 Str, 20 Dex, 8 Con, 16 Wis, 16 Int, 12 Cha
極限操作遊戲

(Magic+Planning)

Rogue 1       Concentration +1 (2), Decipher S. +4 (1), D. Device +4 (1), G.I. +5 (4), Hide +13 (4), Jump +5 (4), M.Silence +11 (4), Search +7 (4), Sense M. +7 (4), Listen +9 (4), SoH +6 (1), Local +5 (4), Tumble +9 (4), UMD +2 (1);
Cleric 1        Concentration +4 (5), Decipher S. +4 (1), D. Device +4 (1), G.I. +6 (5), Hide +13 (4), Jump +5 (4), M.Silence +11 (4), Search +7 (4), Sense M. +7 (4), Listen +9 (4), SoH +6 (1), Local +5 (4), Tumble +9 (4), UMD +2 (1)
Cleric 2        Concentration 6, Decipher S. +4 (1), D. Device +4 (1), G.I. +7 (6), Hide +13 (4), Jump +7 (4), M.Silence +11 (4), Search +7 (4), Sense M. +7 (4), Listen +9 (4), SoH +6 (1), Local +5 (4), Tumble +10 (5), UMD +2 (1); Divine Vigor
Cleric 3        Concentration 7, Decipher S. +4 (1), D. Device +4 (1), G.I. +8 (7), Hide +13 (4), Jump +8 (5), M.Silence +11 (4), Search +7 (4), Sense M. +7 (4), Listen +9 (4), SoH +6 (1), Local +5 (4), Tumble +12 (5), UMD +2 (1);
Cleric 4        Concentration 8, Decipher S. +4 (1), D. Device +4 (1), G.I. +11 (8), Hide +13 (4), Jump +8 (5), M.Silence +11 (4), Search +7 (4), Sense M. +7 (4), Listen +9 (4), SoH +6 (1), Local +8 (5), Tumble +12 (5), UMD +2 (1);

SB 1   Leadership
兒子生性病母感安慰
父涉姦兒子女友被捕
為食女立志做醫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2

主題

3962

帖子

1萬

積分

傳說冒險者

積分
11689
發表於 2015-11-26 17:39:51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新手冒險者(Kenneth Wan)
Character: 謝飛·雷 (Jeffery. Ray)
Race:      Human
Age:       18
Gender:   Male
Class:     Sorcerer /Lv1
Alignment: NG

[可以像初相識那樣的重新開始嗎?]


雷今天收了一封回信, 信上傳來淡淡的幽香, 他一直等到回家才拆開。
一路回家, 一面想起與她相處的時光, 由少時相識到成為知心;
一個個片段彷彿又再重演一片, 甜蜜的感覺充滿心頭,直到回家打開信的一刻....
「謝飛,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 也感激你一直作為好朋友身邊(下刪五百字);
但我想我們的關係, 也永遠是朋友, 希望你明白。
XXX」
拿著信..眼淚慢慢的流下來,世界彷彿停頓了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累了的他趴在桌上睡著了, 之後每天也只是吃一點點,閒時便回到以前常一起去的地方在發呆。
過了一年行屍走肉般的生活, 有一天他回到了以住常跟他去的一棵樹下,哭了一會,便沉沉睡去。突然天空鳥雲密怖, 一道閃電剛好劈中在雷躺在的那樹上, 在睡夢中的他, 彷彿變了一塊焦黑的木炭。過了不知多久, 那在雷表的那黑炭慢慢的剝落, 露出了像蛋白的皮膚; 之後雷慢慢的醒了, 看到躺著的大樹已經差不多一分為二變成黑炭,他只得一臉姜茫然。在河邊清潔身上的污蹟, 在水中卻看到了另一個「自己」;那金色的頭髮,白白的皮膚,還有間中有一絲閃電的瞳仁...
「是上天給我一個重生的機會嗎?」
問了自己一個沒人可以回答的問題, 他搖了頭, 好像想把思路重新整理一般,
但可惜好像甚麼也弄不明白,「或許應該要過一個新生活吧!」之後他隨便拿了些裝備,便向加蘭斯出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4

主題

2731

帖子

9166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9166
發表於 2015-11-26 21:50:42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Petersin
Character Name: 太平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Cleric 1
Alignment: NG
Deity: 大地女神
Domain: Animal, Plant

Skill: (2+1) x 4
Concentration +4 (2 ranks), Diplomacy +3 (2 ranks), Heal +6 (4 ranks), Knowledge(Nature) +2 (2 ranks), Knowledge (religion) +1 (1 ranks), Profession(Farmer) +3 (1 ranks)

背景:
太平,出身於明治隱星藩和日耀藩之間的一條小村落。太平一家為佃農,與同村的農民一樣租借地主津島家的田地耕種。由於土地貧瘠,即時是豐收年,村莊的人交過地租後只僅餘過冬,在歉收時更難渡日,但全靠村莊的人守望相助,總算捱過一年又一年。

數年前明治遭鬼入侵,太平父親和村中壯丁被強行徵召對抗鬼軍,村中的老弱婦孺肩負起耕種的工作,那年夏天更適逢暴雨,大部分農作物被浸壞,導致村內發生飢荒和瘟疫。正當村民快要餓死和病死之際,有一位叫倫子的女子來到村落。倫子為村民治療,並提供一些神奇的食物,令村民只需吃少許就能果腹,暫時解決飢荒。她好心地給予村民一些穀物野菜的種子,讓他們能夠繼續耕種。過了數天,村民看見田上的種子已經變成可收成的植物,眾人喜出望外,太平更是對倫子心生敬仰,開始請求倫子教他醫術。倫子見太平略有慧根,故此收他為徒,日間太平出外耕種,黃昏太平回村接受倫子教導醫術和自然知識,直到就寢時間為止,從中他得悉倫子信奉一位名為尤利亞的神,於是他亦開始信奉尤利亞,並開始了解尤利亞愛好自然的教義。

這段日子維持了數個月,直至有一天,為數四隻的鬼突然出現並襲擊村莊,為了爭取時間讓老弱婦孺逃出村外,太平和其他男孩拿起農具站在鬼的前頭,慌張地面對著鬼。由於鬼刀槍不入,令眾人的攻擊未能奏效,一個個的男孩包括太平被擊倒,太平閉上眼睛前,隱約看見倫子的身影……

不知過了多久,太平慢慢轉醒,橕起重傷的身軀,看見土生土長的村落被破壞得七零八落,空地和農田上血跡斑斑,滿地屍骸。太平想嚎哭、想怒吼,但是喉嚨發不出一絲聲音。太平踏前一步,感覺到腳下踏著東西。他向下看,看見倫子的身驅躺在地上,雪白的衣服被染紅,背上留有無數的抓痕。太平立刻扶起倫子並用盡所學,但倫子傷勢太重,用了最後一口氣在太平耳邊說了幾句後,就與世長辭。

過了一年後,太平身處在北哥布尼斯,嘗試將所學的知識到各個村莊協助村民解決農耕問題和進行義診,如今,太平踏進了加蘭斯城,開始進行冒險者的生活,希望讓自己的能力有所提升,進一步接近倫子的境界,幫到更多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11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God of Excel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9195
發表於 2015-12-17 09:56:56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Kenneth
Character: 雲信塔巴(vincent Tarber)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Cleric 1
Alignment: N


背景:

雲信和一般人一樣,有父母,有兄弟,全家人住在加蘭斯城外不遠的村莊之中。

雲信自小多病,有一天晚上發作,父親本想背他找醫生,可是由於夜深,城門已關,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幸有一旅行醫生經過,令雲信的病情穩定下來。

之後那旅行醫生不時經過雲信的家,幫雲信調理身體,最後雲信身體慢慢好起來,雖然未如兄弟般有強壯的體魄,但起碼再沒有什病痛。

在調理身體期間,雲信也從旅行醫生身上學會一些醫學知識,甚至反過來幫村民處埋一些小毛病。

有村民見那旅行醫生經常來去匆匆,好奇之下問他是否四處遊歷,幫助城外居民的治療教教士。

他否認他是治療教教士,而且他四處遊歷,除了為了幫助城外居民,亦會不時做其他工作賺錢,以便為他的信仰作奉獻,希望籌到足夠的善款,於各地建立神龕甚至教堂以保附近居民平安。

雲信深受感動,希望支持他的行動,便向他表示有需要的話,雲信可以出一分力。

那旅行醫生表示雲信年紀尚小,如果和希拉有緣的話,雲信到時自然便會知可以怎樣做。

後來那旅行醫生愈來愈少經過,最後一次他表示要到南方去,短期之內將不會回來,最後他將有關典籍交給雲信,希望雲信可以翻閱一下其中希拉的教義。

雲信按指示,嘗試了解希拉的教義,發現當中的內容令雲信認識從前沒曾接觸過的領域。

終於,雲信受到希拉的感召,便向家人道別,拿著那旅行醫生留下的裝備,嘗試到外面宣揚希拉的教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

主題

7045

帖子

1萬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6909
發表於 2015-12-25 23:26: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aperoil 於 2015-12-25 23:28 編輯

名字:科澤・斯齊(Fortress Strike)
Race:Male Dwarf
Align:LG
Class:Paladin


科澤已經忘記弟弟為甚麼又再一走了之,大概是自己又說錯了甚麼蠢話吧?

跟隨弟弟跑進廢棄鑛洞果然是愚蠢的決定。科澤在鑛洞內走了一整天,直至覺得累了也找不到弟弟。因為關心弟弟,科澤沒有留意自己走過了多個分叉口,一心一意想盡快追上弟弟;本身不是以聰明見稱的他,就這樣迷了路。

科澤在鑛洞內再走了兩天,他知道自己大概會死在這個廢棄鑛洞了,因為這天他開始在坑洞看到倒在旁邊的骸骨。

有些是獨自一人,有些是兩三個圍在一起,當中有一個較特別的骸骨,那副骸骨扒在路邊,右手拿著一把巨大的戰槌。戰槌有大半埋了在石壁內,光看戰槌的大少,科澤也不肯定自己能輕鬆單手揮舞。

科澤在鑛洞內在走多一了天,身體強壯如他也感到吃不消了。過了不久,科澤再次看到那副拿著巨戰槌的骸骨。

知道自己死定了,不甘心坐著等死,科澤決定在還有力氣前做點有意義的事;他決定將遇到的骸骨好好安葬。

由拿巨槌的開始,科澤挖好墓坑,不慊其煩地將骸骨放好,埋葬。埋好了又再前進。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科澤盡最後一分力掘了個土坑給自己,但未及完成就倒在土坑裏了。

+++++++++++++++++++++

科澤在一間石室醒來,虛弱的他免強坐起身,疑惑地看著四周。

「你醒了,朋友。」

剛剛並未看到有出口的科澤被嚇了一跳,看到有個人站在旁邊。

「這兒.....咳...麼...地...」科澤仍舊有點缺水,聲音沙啞,說話也不太清晰。

「這兒是約爾多的聖堂。」來者給科澤遞上食水,像看穿他的心思一樣,解答了科澤的疑問。

「為....咳咳..」

科澤喝水喝得太急嗆到了。

「你先再休息一下吧,事實上我也有說話要問你。」
「我將食物也放在這兒。」

科澤進食了少許粥水類的流質食物,再休息了一會才出去。

四周出奇地寧靜。

這是科澤對這個地方的第一個感覺,彷彿連自己的足音也都被地面吸去一樣。

經過一條走廊,去到個像禮拜室的地方。科澤看到那人坐在檯前的長椅上,仰望前面的石像。石像有點熟悉,但科澤卻不記得那個是甚麼神衹。

「多謝你救了我,我叫科澤,科澤・斯齊。」

「你可以叫我羅莎。」那人望過來,原來和科澤一樣是矮人,而且是女矮人。

「我可以問問你為甚麼會出現在教堂玄關嗎?」羅莎問道。

「門口?甚麼門口?」科澤有點糊塗。

科澤斷斷續續的說出了自己的經歷,羅莎就只是靜靜地聽著,直至科澤說完了,羅莎才接著說。

「首先,我發現你時,就已經躺在聖堂玄關。第二,這兒離你說的那個廢鑛至少有兩個星期的路程。第三,這個聖堂是一個只能用魔法出入的地下密室,沒有任何門窗。」

羅莎像是自言自語續道:「而在這個聖堂內是不能說謊的,結論即是有人送他進來了......會是誰呢?」

羅莎看著呆呆的科澤,再看看面前的石像....

「即是要我訓練這個傢伙嗎?」羅莎轉向科澤問道。

「科澤,你有聽過約爾多嗎?」

「…這個名字好像有點熟.....」

+++++++++++++++++++++++++++++

羅莎很快就了解科澤的智力有點問題,並不能明白太複雜的概念。所以她直接吩咐科澤:「在這兒修行,當是報答我們的救命之恩。」

羅莎替科澤到部落打探,原來科澤的弟弟兩日後就回到部落。大伙嘗試去找科澤都找不到。羅莎向科澤的家人交代一下就離開。

就這樣科澤在聖堂暫住。羅莎嘗試教導他各種知識都不得要領;他只免強學懂土元素語和石匠工。

「沒知識至少可以保護人,保護自己。」羅莎轉而教導科澤戰鬥。

憑著優越的體質,科澤學習戰鬥一事上也略有所成。

這一修行持續了五年,五年後羅莎吩咐科澤到外面歷練,科澤就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也忘了如何回去。








兒子生性病母感安慰
父涉姦兒子女友被捕
為食女立志做醫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

主題

7045

帖子

1萬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6909
發表於 2016-1-1 15:28: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aperoil 於 2016-2-16 15:38 編輯


史嘉莉 Scarlet
Human Female
LN
Cleric os Sun 1

Str 14, Dex 12, Con 10, Wis 18, Int 16, Cha 12

H) Augment Healing
1) Jack of all trade
2)
3) metamagic/ craft
4)
5)
6) Leadership


來自雷神山的消息, 輾轉流入城間冒險者的耳中...

"一些不知何時建起的地底通道已接通整個哥布尼斯國. 疑似是地底物生的傑作, 企圖將整個大陸的大城市都沉都地底之中...... "

"哥布尼斯知名的冒險者已經開始出手, 拯救大陸."

"基德力城主已帶著妻兒離開加蘭斯城, 並已經將手下的生意撤出加蘭斯城."

+++++++++++++++

「政府要多無能,才會有這種消息流出?」史嘉莉有點沮喪,除了失望,就是憤怒。

「而這個所謂國教竟然沒有甚麼行動、聲明,只依靠冒險者。這個國家到底發生甚麼事?」

史嘉莉說服父母將一家安頓在安樂領,將這些年儲起的零用交給他們,獨自一人離開。

「我會重建這個國家。」史嘉莉在心中起誓。

兒子生性病母感安慰
父涉姦兒子女友被捕
為食女立志做醫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20-2-17 20:11 , Processed in 0.2548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